金沙电子平台-在线金沙平台

金沙电子平台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失落了“江山”与美人,艾滋毒针扎向亲哥哥

失落了“江山”与美人,艾滋毒针扎向亲哥哥

szdgcz.com 2019-12-30 10:26:15 金沙电子平台 我要评论

字号:T|T

在等待化验结果的时候,王力伟就像在等待死刑判决,因为他想这回肯定被传染艾滋病无疑。可出人意料的是,化验单上结论是王力伟没有被感染上艾滋病毒。

  2月14日,情人节的下午,安徽省淮北市步行街头,一对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正在激烈地争吵着什么。女子气呼呼地质问说:“你算什么千万富翁哪,你不过是个看仓库的!”男子涨红了脸,辩解道:“我没有骗你,我家里真的有千万资产,不过是我爸爸安排我先在仓库锻炼……”女子怒气冲冲地说:“你爸和你哥有再多的钱,也不会给你,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说完,甩手扬长而去……

  这个被女友斥为冒牌富翁的男青年叫王力强,是淮北市一家建筑工程公司董事长王旺才的小儿子。王旺才是肥东县人,早年在家乡组建施工队承建小工程,积累一定的资本后,他便带队到淮北市承接工程。后来,大儿子王力伟初中毕业,帮他一起打拼事业。在王力伟的协助下,生意不断壮大,1998年成立了建筑工程公司。王旺才已拥有数千万资产,在当地建筑行业有了一席之地。

  令王旺才骄傲的是,大儿子王力伟和自己闯天下,深知创业的艰难,不但养成了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性格,还练就了一身出色的经商技巧。公司成立后,王旺才只是当着名义上的老板,日常事务都交给王力伟处理。王力伟也没辜负父亲的期望,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公司实力得到很大的提高,人们都纷纷称赞王力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王旺才对大儿子引以为豪,可他也有烦心的事,那就是小儿子王力强。1987年6月出生的王力强,从小聪明伶俐,深受全家人的疼爱。王旺才更是对小儿子抱着希望,他希望将小儿子送进大学光宗耀祖。为了使小儿子能好好念书,王旺才从小就对他有求必应。王旺才本以为丰厚的物质条件能带来儿子良好的学习成绩,谁知王力强却养尊处优,不思进取。上高中后,王力强迷上了上网,几门功课都亮起了红灯。王旺才得知后心急如焚,一次次到网吧把儿子抓回来。然而,王力强就是不上进,总是和父亲、哥哥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高考成绩下来,王力强名落孙山。王旺才只好花钱送王力强上了一所民办大学的企业管理专业。

  大学期间,王力强看上了同班同学何娟。何娟是校花,长得很漂亮,有很多男生追求。何娟刚开始有点看不上王力强,认为他长相和能力都不咋地。但室友们常常被王力强请去吃饭、唱歌,纷纷劝何娟说,王力强家很有钱,以后几千万家产都由他继承。在室友们的劝说下,何娟答应了王力强的追求。

  王力强大学毕业,王旺才让他回到自己的公司,担任王力伟的助手,希望他能跟哥哥多跑跑业务熟悉行情,以后再让他独当一面。王力强一开始还豪情万丈,想要干出一番事业,可当他跟着哥哥干了两个月就不想干了,他嫌工作枯燥又累,和他想象的大老板生活截然不同。同时,他也看不起哥哥,认为他只是个初中生,凭什么自己处处都让他管。

  没过半年,兄弟俩摩擦越来越多,闹得不可开交。王旺才见兄弟俩眼看就要失和,于是把王力强调去管理仓库物料。王力强本以为自己闹一闹,父亲会对他委以重任,谁知却反而被分配去管仓库,便愤愤地对父亲说:“我这几年大学算是白念了,只能给你看仓库。”王旺才语重心长地劝儿子说:“什么事都是由小到大,爸和你哥也是从亲自干体力活做起来的。而且,重要的物料都在仓库,让你来看正因为你是自家人。我希望你争气一点,早点通过我的考核,我给你安排一个重要职位,你们兄弟联手把家业做大。”在父亲的劝说下,王力强只好先在仓库委屈锻炼。

  看仓库本来就寂寞单调,加上王力强贪玩惯了,正好附近有个麻将馆,王力强每天到仓库打个转巡视一下,就直奔麻将馆打麻将。王力强打麻将渐渐上瘾了,输赢也越来越大,从起初的几百元、几千元,到后来动辄上万元。王力强虽然每月有几千元的工资生活费,但几场麻将下来就输得钱包空空如也,经常搞得连给女朋友何娟买衣服、上餐馆的钱都付不起。

  情人节,女友看中了一件3800多元的皮风衣,王力强拿不出钱来。这一下,女友生气了,对着他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在情人节受到如此委屈,王力强觉得这都怪父亲和哥哥对自己太刻薄了,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丑,一股怨恨不由从心底升起……

  这天晚上,王力强窝着一肚子气回到家里,正好碰上父亲带着哥哥5岁的儿子豆豆画画。豆豆长得漂亮可爱、聪明活泼,深受王旺才的疼爱。王力强见父亲对小侄子疼爱有加,心里不由又涌起了醋意。

  王力强气呼呼地对父亲抱怨说:“你就是对哥哥一家好,硬是要我去管仓库,也不给我钱花,还害得我谈女朋友都没面子。”王旺才一问,才知道儿子当天受到的委屈。他想年轻人谈恋爱难免要多花些钱,便时不时一万、两万给儿子钱。对于王力强换岗位的要求,王旺才提出,再考察三个月,如果表现好,就派他去负责肥东县的一个项目,做好了再将他提升。

  王力强这才消了点气。但王力强一向散漫,心想父亲的考察不就是问问仓库的员工,于是他动上了歪脑筋——请下属们吃大餐,要他们在父亲和哥哥询问自己工作情况时多说好话。下属们自然连连答应。

  王力强以为这下高枕无忧了,又泡到麻将馆去了。王力强挥霍惯了,手上有了钱,到麻将馆赌钱也越赌越大了。有时赌得输红了眼,身上没钱了就向放高利贷的借。没多久利滚利下来,王力强竟欠下本息38万元。有一天,赌场打手找到王力强说:“你欠的债赶紧还吧,不然我们就把你做了。”王力强哪见过这阵势,吓破了胆的他只好向父亲求救。王旺才气坏了,但他知道赌场有黑社会背景,怕儿子遭黑手,只得把儿子一顿臭骂后,掏钱给儿子还了赌债。

  王力强被赌场打手吓一跳后,在仓库才干了几天又赌瘾复发,再次泡进了赌场。没想到,王力强很快又欠下了10万元赌债。王力强傻了眼,无奈之下偷偷将仓库东西运出去低价卖掉,还清了赌债。这时,王力强还不吸取教训,加倍下注,输了就偷仓库东西卖,沉迷赌博不能自拔。2015年秋,由于一些急需的库存材料提不到了,王力伟起了疑心,进行清仓盘点。一盘点竟吓一跳,发现仓库短缺了大量物资。王旺才得知后大发雷霆,王力强见瞒不下去了,只好交代说把仓库的库存东西卖了还了赌债。王旺才气得给了儿子一耳光,连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这个败家子。”第二天,公司下文将王力强除名。王力强对哥哥恨得牙痒痒的。

  寄以厚望的小儿子竟然监守自盗,王旺才气得病了几天,出院后每天不停吸闷烟,过去他的烟瘾就大,每天吸一两包烟,现在每天他要吸3包烟。他实在为小儿子以后的前途发愁啊!2016年8月,王旺才因肺部不适,到医院检查,竟发现得了晚期肺癌。

  王旺才得到诊断结果后,感到自己来日不多,便做了身后打算,立起了遗嘱。他想小儿子不争气,给他留再多的家业都会被他败掉。因此他写下遗嘱:家里的房产、汽车、贵重物品都由王力伟继承,公司由王力伟经营,但王力伟要负担王力强的生活费用。王力强得知后,大为不满,他多次顶撞父亲,说财产分配不公,应一人一半。王旺才说:“我们的家产,主要是你哥哥打拼而来的,你本就不能分一半。再说你看你的德行,分给你再多财产又怎样,还不是让你拿去输掉?”王力强怀疑哥哥在背后讲了他坏话,心底对哥哥的恨更深了。

  就在王力强为父亲的遗嘱烦恼不已之际,何娟也在此时正式向他提出了分手。原来,何娟见王力强一直得不到重用,对他非常失望,后来听说他没有继承到家产,更是对两人的感情失去了信心。王力强苦苦哀求,希望何娟再给他一次机会,但何娟心意已决。王力强备受打击,深感绝望。

  王旺才住院化疗,但王力强不顾父亲死活大吵大闹,说父亲不公平,对哥哥偏心,如果不改遗嘱,他就到法院去告。王旺才本来身体就差,经这一折腾,气得喘不过气来,连声剧烈咳嗽,护士赶紧给王旺才吸氧。

  离开医院时,王力强心想哥哥春风得意,自己却连个女朋友都留不住,同是亲兄弟,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哥哥的嫉恨:现在爸爸危在旦夕,一旦去世家产肯定都落到哥哥的手里,我就将一无所有!王力强越想越气,疯狂的仇恨在他的心底弥漫,最后,他竟下定了一个可怕的决心:把哥哥除掉,夺取家产继承权……

  王力强找到赌友马进喜,请他帮忙除掉王力伟。马进喜心想杀了王力伟,他就是头号功臣,王力强继承了千万资产肯定有他的好处,便答应了王力强的要求。

  10月16日晚10时许,王力伟照顾好父亲从医院往家里赶,走到自家楼道口,正要掏钥匙开单元门,忽然从背后蹿出来一条黑影,向他脑后就是一闷棍,王力伟觉得眼前一黑,瘫倒在地。黑影见状迅速消失在夜幕中。黑影正是马进喜,他认为王力伟已死,便向王力强报功。王力强大喜,说:“你帮我解决了一大问题,以后公司就是咱哥俩的。”可王力强回家一看,得知王力伟只是被击昏了,被人发现后送到医院,在医院治疗了几天就出院了。王力强大失所望,责怪马进喜下手太轻了,没有达到目的。

  王力伟被袭击后,向公安机关报了案。王力强怕怀疑到自己,多次到哥哥住处探望,还煞有介事地对哥哥说:“你被打一定是那些竞争对手干的,这事一定要好好追究。”王力伟也没有朝弟弟身上怀疑。王力伟被打后加强了防范,王力强本来想让马进喜再次下手,但王力伟一直处处小心,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马进喜找不着机会下手,王力强只有另想办法。想什么法子合适呢?王力强思考了几天,都认为不合适。2016年11月底的一天,王力强在网上看到外地发生了一起艾滋病人用带血针头威胁他人勒索钱财的事件,他突然有了主意:干脆找个艾滋病人,抽血后注射到王力伟体内,这样他就会感染艾滋病,死后整个家业就归自己了。

  随后,王力强在网上加入了艾滋病患者QQ群,认识了一些艾滋病患者。经过挑选,他认为一个叫陶红的女人比较合适,她在淮北市一家休闲中心搞按摩,正好可借机下手。于是,王力强将陶红约出来见面,对她说只要她将自己的血抽出来通过注射器注射到一个人的体内,事成后给她20万元。陶红虽然知道这样干丧尽天良,但她当时治病正需要钱,在巨额回报的诱惑下也就答应了。

  12月14日晚,王力强找到王力伟说:“哥哥你最近挺辛苦的,上次挨打后哪也不敢去,明天我请你去休闲中心放松放松。”王力伟本来不想外出,但他想近来和弟弟闹得很僵,见弟弟主动示好,为了缓和与弟弟的关系,也就答应了。王力强赶紧和陶红联系,安排她准备相关事宜。第二天中午,王力强就来找王力伟出去放松。而此时,陶红也开始用注射器抽取了自己的血液。陶红给自己抽血时,感觉特别痛,而且她的血特别黏稠,她想,抽少了怕凝固,抽满一针管又太浪费。于是,她只抽了小半管血,又在楼下的药店买来一瓶生理盐水,加上生理盐水一起凑满了一针管。然后,陶红把注射器包好,放进坤包里做好了准备。那天,王力伟要处理的事务特别多,一直忙到晚上快8点才处理完。随后,兄弟两人来到了陶红所在的休闲中心,洗浴过后,两人各开了一个包房做保健按摩。王力强一副对休闲中心很熟悉的样子,还特意点了两名技师。王力伟平时工作十分劳累,难得有清闲的时间休息,此时的他闭上眼,在按摩中慢慢地昏昏欲睡。忽然他感到大腿猛一刺痛,忙睁眼一看,只见按摩女竟将注射器针头扎进了他的大腿,正往里推红色的液体,王力伟大喝一声:“你在干什么?”

  这个按摩女正是王力强精心安排好的艾滋女陶红。见王力伟醒来,陶红吓得连注射器都没来得及拔,撒腿便向门外跑去。隔壁房间的王力强听到哥哥的喊声,立即爬起来装模作样地向门外追去。过了一会,他气喘吁吁地回来对哥哥说:“她跑得太快,没追上。”

  王力伟拿着从腿上拔下来的注射器,里面还剩一些红色液体,他对弟弟说:“她为什么把这东西注射到我身上?这很可能是毒药。”联想到最近曾被袭击,王力伟决定报警。警方对注射器内残留液体进行检验,发现竟是感染了艾滋病毒的血液。得知注射进体内的竟是艾滋病毒血液,王力伟顿时紧张得手脚痉挛,当场瘫倒在地,无法动弹。医护人员只得找来担架,才把他抬上救护车送到淮北市疾控中心进行化验。

  经过侦查,警方很快将准备外逃的按摩女陶红抓获。陶红很快交代了幕后主谋王力强。警方怀疑王力伟上次被袭也是王力强指使人干的,通过审问,王力强交代了雇马进喜谋害哥哥的犯罪事实。警方随即将马进喜抓获归案。

  在等待化验结果的时候,王力伟就像在等待死刑判决,因为他想这回肯定被传染艾滋病无疑。可出人意料的是,化验单上结论是王力伟没有被感染上艾滋病毒。这是怎么回事?对此,淮北市疾控中心的医生分析说:“艾滋病毒离开人体后只能存活六个小时,陶红提前把血抽出来后,由于王力伟加班晚到,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注射到王力伟体内时已超过六个小时,所以王力伟没有被感染。”王力伟听到医生的解释后大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免于劫难!

  经淮北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淮北市公安局对王力强、马进喜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陶红以涉嫌故意传播性病罪实施逮捕。身患癌症的王旺才得知小儿子就是用艾滋针谋害大儿子的幕后凶手后,气得连吐了几口血,“都怪我从小惯他,使他太任性自私,竟然做出这种事来。”而铁窗中的王力强,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悔恨不已。

  众多熟识王力伟、王力强兄弟的人更是惊叹连连。在他们眼中,王力伟一直对弟弟十分关爱。可王力强始终不懂父兄的良苦用心,反而对哥哥充满仇恨,以致兄弟相残。艾滋针扎向亲哥哥,荒唐而残忍的惊天大案,震惊了江淮大地。社会学家胡学兵就此案分析说:“王力强和王力伟同为富二代,哥哥和父亲一起打拼事业,经历了人生的磨砺,得到成长、发展。而弟弟从小在温室中长大,娇生惯养,缺乏挫折教育,结果自私任性,酿成大罪。这为我们的教育提供了很好的范例和教训。”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